关闭

举报

  • 提交
    首页 > 教育人才 > 正文

    因为相遇,我愿领读

    信息发布者:村村乡连
    2019-05-31 16:11:22    来源:十八里汰中心小学 白兰    浏览:0    回复:0    点赞:0

    ——诸城全国语文学科领读者高研班侧记

    此刻在潍坊开往北京的G184列车上,谨此文送给诸城相遇的每一位追梦人。

    诸城两天的“阅读之旅”,让我有一种酣畅淋漓之感,阅读如酒,愿君同饮,将进酒,杯莫停,与尔同销万古愁。在这次的“新教育全国语文学科领读者高研班”,我想最大的收获不是更新了多少理念、学到了多少知识,而是在那些让人沉醉的相遇。

    相隔几年再见童喜喜,她依然是那个活在童话里的姑娘,永远一袭白裙、纯粹的纤尘不染,又有了些许变化,似乎变得更深刻,更加洞悉了世事的无奈与黑暗,在喜喜老师打开心扉毫无保留的剖析自己,诉说自己在安逸与梦想之间挣扎的时候,诉说自己那种高山之巅的孤独的时候,诉说自己为了所热爱的事业甘冒生命危险的时候,诉说好友离去让自己重新审视生死的时候,让我产生了无数的共鸣,回到宾馆房间给喜喜老师写了一封六千字的长信,也诉说了我这个一线教师被应试教育捆绑的无奈,与周围人格格不入的孤独,理想与现实之间的纠结,投入工作、透支身体、忽略孩子的痛苦,新教育实验道路上的困惑……与其说是一封信、不如说是憋闷已久的一种自我宣泄,很快收到了喜喜老师的回复:“对于一般人来说,哪里真正存在什么人生得一知己的感叹,在生存问题之外所谓的起伏,都不过是一点小情小爱小委屈,大同小异,如此而已。而只有那些走上少有人走之路的人,才会发出这样寂寞入骨的感叹。而这叹息本身,也是少有人懂。孤独是正常的,坚持自我是艰难的,继续思考前行,才能看到自身的柳暗花明,身边的一切自然随之改变。”读后如临冬日暖阳,抬头顿觉晴空万里,孤独是每个人的宿命,每个人的世界都在她自己的心里,很多人进来又出去,无论是爱人还是挚友,都只是彼此生命的过客。生命中数不尽的时刻,都只能自己守着自己,遥望远方坚守当下,追寻幸福、幸福在哪里?幸福就在我们心里。向外寻求幸福终会擦肩而过,只有向内寻求才会得到真正的自由,才会让灵魂安顿,才会让幸福永恒。喜喜老师活的勇敢,她是月亮,照亮每一个走近她的人。因为喜喜老师,让我相信人世间就是有些人,他们是折翼的天使,掉落人间,他们的使命就是传播美好,他们的使命就是将所有人引向光明,

    王元磊老师,与他初次相见,从前对他也一无所知,但与他短短的交谈后可以毫不夸张的用“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形容,元磊老师给人的感觉就如挺拔的白杨,让你依靠给你力量,当你回眸他永远矗立在那遥望。元磊老师对我说:“工作中记住,心中有爱、眼中有人,遇到问题不要退缩,要想办法解决问题,解决问题的过程就是你成长的过程,另外还要学会未雨绸缪,在做事之前尽量周到,预计会有哪些问题,尽量减少问题,防患于未然。”对于我这样的一个“陌生人”,元磊老师侃侃而谈、不吝赐教,我心里大为感动。后来读到朱永新老师的一篇专门写元磊老师的文章《在新教育的三生石上播下种子》,朱永新老师说:“元磊性情温和、踏实勤勉、行动敏捷,虽然言语不多,但偶有发言必是真正有所思考,是乐于做事、能干成事的人才。新教育需要农夫,脚踏实地,一日日默默耕耘,需要蜜蜂,能采撷百花后还能传播花粉,让百花更好的怒放,元磊结合了这两者。”朱永新老师描述了元磊老师工作中的不辞劳苦、智慧周到,在荣誉面前的大度从容和谦让,让我对元磊老师更加了解,也平添一份由衷的敬佩。在知道他是2003年接触新教育,并从一线教导主任做起成长为现在诸城市教科所所长,还培养了无数像“花儿老师”那样的、卓越的新教育种子教师,让我觉得他就是我的榜样,他是新教育之路上的领跑者,帮助热爱教育的老师成为最好的自己,王元磊老师就是我想要成为的模样。

    飓风老师郭明晓,是我与新教育相遇后“认识”的第一人,《我是来自大西洋的飓风》第一次读就爱不释手,在很多艰难的岁月为我汲取力量,在写2018年生命叙事的时候,我将飓风老师列为重要他人,从前我只是在书中和她对话,却未曾想在今年的五月,两次见到她,第一次是在北京海淀区定慧里小学的研讨会上,第二次就是在诸城,这次两天近距离的接触,听她的报告、在她的带领下晨诵,让我感到飓风老师多年沉淀后的智慧。讲台下的她有她那个年龄应用的稳重和内敛,走上讲台的她立刻就像年轻人一样激情澎湃,沙哑的嗓子丝毫遮不住她的光芒,举手投足、言谈之间都能让你感到她对教育的无限热爱,教室在她那里简直变成一个魔法盒,有无限的可能,知识在她的嘴边、笔尖举重若轻,润物细无声。

    在培训的第二天早晨,飓风老师带着所有学员一起上了晨诵课,二十分钟的晨诵让我沉浸在一种肃穆、悲悯的情绪中久久不能回神,一首开启诗《死亡也一定不会战胜》迅速把你带入那个血肉横飞、尸横遍野的战争年代,诵读新诗《答案在风中飘荡》“一个人要仰望多少次,才能看见天光?一个人要长出多少耳朵,才能听到人们哭丧?花去多少生命他才明了,已有太多人死亡……”那一刻南京大屠杀的画面、非洲战火的画面、红岩的画面……许许多多的画面都在脑海中飘荡,飓风老师一遍遍的叩问:“为什么白鸽不能安稳的栖息?为什么心灵的战争反反复复?是所有人都配得上人的称号吗?”让你的感情迅速被激发,眼泪在眼圈里打转,似乎有无数清醒的人在我耳边呐喊,似乎又看见太多的人被蒙住了双眼,《流浪地球》的画面突兀的窜进脑海,整个地球在人类的无知中终于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地球的每个角落都是冰雪、严寒,没有一丝颜色、不能呼吸,自诩伟大的人类成为被驱逐于地下的蝼蚁,然而可怜的人类依然在狂欢中沉睡,只有很少的人“看见天光”,用他们的生命为所有的人类换得那微弱的希望。想到自己,作为一个被“应试教育”捆绑的老师,只能带着镣铐跳舞,在被新教育唤醒后那种挣扎蜕变的痛苦,再一次浮上心头,在飓风老师把话筒递给我,让我创编新诗时,“一个人要努力多少次,才能让身边的石头都变成种子,这答案啊,朋友,在风中飘荡,答案在风中飘荡。”这样的诗句脱口而出,会场响起掌声,我想诗句虽然粗糙,但是说出了新教育人的心声,飓风老师接着也评价到:“从这句诗中看到我们老师在教育道路上的追寻和坚守。”“人要走过多少路,才能成为真正的人……一些人要活过多少年,才能被自由光照……”一遍遍的诵读,一次次的叩问,让第一次在晨诵中作为学生角色的我真正感受到了晨诵的魅力。

    诸城两天,与这样一群美好的人相遇——活的纯粹的新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童喜喜、优雅友善的新教育新父母研究所所长蓝玫、幽默博学的新阅读研究所副所长郭明晓、亲切友善的《读写生活》杂志副主编钟刚、诲人不倦的诸城市教科所所长王元磊、深藏不露博学多才的网师同学朱喜臣、自信健谈的洛阳市新教育办公室主任陈淑丽、奉献上进的鄂尔多斯语文教研员弓晓俊……也许相见匆匆,或许相谈寥寥,但是那些震撼心灵的讲座交流、那些让人茅塞顿开的思想碰撞、那些相互温暖的美好瞬间永远留在诸城,留在生命中最芬芳的花房!

    因为相遇,我愿领读!

    在此文最后,致敬张勇老师,与他是另一种特殊的相遇吧。一首李白绝笔寄我哀思:大鹏飞兮振八裔,中天摧兮力不济。馀风激兮万世,游扶桑兮挂左袂。后人得之传此,仲尼亡兮谁为出涕!

    2019520日星期一

       编辑:韩笑 审核:韩笑


    0
    !我要举报这篇文章

    用户评论
    声明 本文来源:张三营村网通,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转载的其他来源的文章不代表本站完全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本文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